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景区介绍 » 革命历史 » 正文

夜袭浒墅关•火烧虹桥机场

2017-06-10    admin    查看:4124次

      “江抗”来到东路地区,除了一些遭遇战外,对鬼子主要打了两仗:一仗是夜袭浒墅关火车站;另一仗是在青浦打的追击伪军许雷生部,一直打进虹桥飞机场,炸掉几架敌机。
     
      “东进第一仗”夜袭浒墅关打得很漂亮,据点里的日本鬼子几乎全部报销,还炸毁了沪宁线上的铁桥,使铁路运输中断三天,而我部无一伤亡,此战对日军震动很大。这一仗正式亮出了“江南抗日义勇军”的旗号,也大大鼓舞了群众的抗日斗志。

      战前,叶飞总指挥就和其他领导一起慎重研究:初战必胜,要打一个出色的歼灭战,不管多少,全歼一股敌寇,扩大政治影响。浒墅关火车站地处沪宁线中段,是个很重要的水陆码头,距伪江苏省政府所在地苏州不远,在敌人心脏里打这一仗,影响是很大的。这一仗由叶飞和刘飞等亲自指挥,事先派侦察员详细摸清了地形,敌人兵力等情况。当夜采用远途奔袭的办法,避免泄露风声。由团的主力连担任主攻,二连连长吴立夏任突击队长。欲取速战速决,在兵力使用上,以两个营控制浒墅关东西两边,打增援部队,部队从六十里外的驻地常熟甘露镇出发,月夜行军,默默无声,轻装行进在羊肠小道上,大家想的是这是东进后第一次攻打日本鬼子的据点,必须让鬼子知道新四军的厉害。

      半夜十二时左右,远处传来了火车声,战士们穿过铁路,迅速奔向车站。车站旁有一列平房宿舍,住的全是日本鬼子,居然没有碉堡等工事。他们首先无声制服了一个哨兵,然后由连长吴立夏带领士兵包围了宿舍,大家伏在窗口,只见三四十个鬼子赤胸露臂,正呼呼大睡,像死猪一样,武器、钢盔等都挂在墙角。大家等待连长一声号令,手榴弹、长短枪齐发从四面窗口打得敌人哇哇乱叫,到死还不明白哪里来的神兵天将。这时,不远处传来隆隆巨响,车站东江的铁桥被兄弟部队炸毁了。

      夜色正浓。清点人数,部队没有伤亡,就迅速撤离车站,回到驻地,东方还未发白。

      八月中旬,廖政国率领的六团二营东进到青浦东部地区,与顾复生领导的淞沪游击队第三支队会师。这里群众基础好,地方武装完全是党领导的。但是地处上海近郊,敌伪顽军相互勾结,不时下乡扫荡,特别是其中有一支许雷生部,既打“忠救军”的旗号,又勾结日寇,武器装备也好,对顾复生部有不小威胁。廖政国率二营到青浦后,就与顾复生等研究如何除掉这一祸害。有一天,许雷生部由日军配合下“扫荡”,他们以为这里只有顾复生的游击队,哪里知道“江抗”的二营来到青浦已经有三个月了。这个营差不多每个班都有一挺轻机枪,再加后来叶飞也来到青浦,并亲自带来一个连,火力就相当强了。

      双方一交手,就打得日伪军纷纷溃退。敌人拚命沿着青沪公路向上海方向逃跑,我军连夜在后面紧紧追赶,一直追到虹桥机场里头。日军打开探照灯一照射,我军才发现已经进入了机场,里面还停着十多架飞机。廖政国他们决定赶快撤离。飞机怎么办?就用手榴弹打,用汽油烧,最后究竟烧毁了几架敌机,一直没有确切的定论。但是,这一夜虹桥上空火光冲天,日军枪炮声不停,震动了上海租界。第二天,《密勒氏评论报》和《译报》《大美晚报》等中外报纸都报道了新四军火烧虹桥机场的消息,市民中广泛流传着我军的捷报,政治影响很大。“江抗”在群众中的威信更高了。群众都知道了,“江抗”原来就是新四军,新四军已经来到上海近郊了。沪上大批爱国青年、学生、工人纷纷要求参军打鬼子,苏常太地区扩军的数字也急剧上升,据当时十月份的一个初步统计,主力部队包括地方武装,就发展到六千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