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景区介绍 » 革命历史 » 正文

从《血染着的姓名》到《沙家浜》

2016-11-10    admin    查看:3721次

      是谁最早宣传新四军一批伤病员在阳澄湖坚持抗日游击战争事迹的?许多年轻人都以为是现代京剧《沙家浜》,或者是沪剧《芦荡火种》,其实都不是,而是新华社一个随军记者,此人名叫崔左夫,他写的通讯题目是:《血染着的姓名》。

      在《中国大百科全书》戏剧卷中,对沪剧《芦荡火种》作了这样的说明:“剧本取材于崔左夫所写的通讯《血染着的姓名》。”这也证明了崔左夫是第一个发掘到“沙家浜”这座富矿的人,而崔左夫所以能发现和报道这个题材,又是在刘飞将军的启发和热心指导下完成的。

      那是在淮海战役中,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兼政委叶飞因病离职治疗,纵队在第一副司令刘飞指挥下,于徐州地区一举全歼国民党六十三军,引起很大轰动。战斗刚结束,新华社随军记者崔左夫就来采访刘飞。刘飞环顾弥漫着硝烟的战场,对崔说:“如果写作战指挥,请不要提我刘飞,仗是部队打的,不能让我贪了大家的功劳。”

      崔左夫跟着刘飞边走边听,刘飞忽然停下脚步,指着前面一批正在打扫战场的官兵对崔说:“我建议你好好去写写二师,这个师是由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阳澄湖那段斗争岁月真让人难忘啊!”刘飞身旁的人补充说:“我们刘司令对二师有特殊的感情呵,他也是36个伤病员中的一个,当36个伤病员组成的“新江抗”发展成旅时,他当旅长,发展成师时,他当师长,他一肚子装着阳澄湖中伤病员坚持斗争的故事,他就爱和人说这些故事,你什么时候来好好采访他吧!”

      随后崔左夫找刘飞采访,听了江抗的斗争史,激动不已,下定决心一定要把36个伤病员的事迹写出来,但因战争形势发展很快,新的报道任务不断,未能作进一步深入采访。直到1957年,部队开展“解放军三十年征文”活动,南京军区政治部集中数名作家、记者其中也包括崔左夫进行写作,他深入苏南部队对36个伤病员作了3个多月采访,最后写出了通讯:《血染着的姓名》。

      此稿写成不久,适逢上海沪剧团副团长兼党支部书记陈荣兰和该团编剧文牧来到南京军区政治部收集寻找可编写抗日传奇剧的素材,崔左夫和陈荣兰是老战友,崔便把《血染着的姓名》稿子交给他们参考,陈等看后兴奋不已,将此稿带回上海,由文牧以此稿作为基础,经反复斟酌研究,改编出剧本起初定名为《碧水红旗》。

      此时,刘飞将军调来上海担任警备区副司令员,陈荣兰原在二十军文工团工作,曾演过白毛女。当她知道刘飞曾是36个伤病员的领导人时,便将剧本拿来征求意见。当时刘司令因胃癌动过手术,他躺在病床上听取夫人朱一读完剧本,并发表了修改意见。他又拿出自己的回忆录《火种》(未公开发表)供他们参考。后来,陈荣兰、文牧和主演阿庆嫂的丁是娥等剧组主创人员又到36个伤病员发展起来的部队体验生活,丁是娥等演员都认真当起了“兵”,最后还被部队评为“五好战士”。因为深入生活,对战士有了深切的体会,演起戏来,更加真实、动人,最后沪剧《芦荡火种》在上海公演,一炮打响,成为家喻户晓的好戏。

      1964年5月,此剧被选调到北京公演,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领导都亲临观看,给予很好评价,此次公演后,根据毛主席指示,改名为《沙家浜》,并增强了武装斗争的内容。此剧从此走向全国城乡,千家万户都知道了郭建光、阿庆嫂、沙奶奶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