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景区介绍 » 革命历史 » 正文

寻找闽东将士血色印记

2019-03-05    admin    查看:4436次
      福建抗战将士,不仅活跃在八闽大地上,更是纵横在全国的抗日战场。

      60多年前,新四军第六团中1000多名闽东男儿,在沪宁线上写就了一段传奇。

      1938年初,叶飞任师长的红军闽东独立师,在宁德屏南白水洋,改编为新四军第三支队第六团,1000多名闽东男儿跟随北上,血战黄土塘,夜袭浒墅关,火烧虹桥机场……在沪宁线东路地区金戈铁马,气吞千里如虎,成就了赫赫有名的“江抗”。

      “江抗”北上后,在沙家浜留下36名伤病员,绝大部分是闽东人,以万亩芦苇荡为掩护,整合当地的游击队组建了“新江抗”,继续战斗……
今年8月17日至22日,本报记者沿着当年第六团北上的路线,沿着浙江、安徽、江苏跋涉上千里,寻找闽东将士留下的红色印记。

      八闽抗战.互动

      最大的心愿:找齐志士后代

      沙家浜景区门口,耸立着叶飞的题字,“沙家浜的意义在于在沪宁铁路武进以东直到上海地区(即江南东路)能否建立抗日根据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发展壮大人民抗日武装力量。1939年5月,新四军六团以江抗名义东进,建立了以阳澄湖为中心的苏、常、太根据地以及澄、锡、虞、嘉定、青浦根据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常熟市新四军研究会理事徐耀良说,不少当地人都还记得闽东人民的情谊,他也一直在努力收集着关于这段历史的资料,但目前所掌握的闽东抗战志士的情况并不多,许多人甚至连具体的名字都不清楚。

      徐耀良说,他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所有的闽北抗战志士的后代,把所有的资料统统补齐,“再不抓紧时间的话,我担心这段历史会被慢慢遗忘……我们留给后代的将是永远的遗憾”。

      八闽抗战.见证

      讲鸟语的兵,光练瞄准不练射击

      2005年8月19日,安徽黄山市徽州区岩寺金家大宅。

      78岁的方云祥老人,至今还记得刚见到新四军时的情形,“那是1938年3月初,突然间许多操外地口音的兵来到岩寺,金家大宅一下子变成了司令部”。

      这支部队很奇怪,一来就到处张贴标语,什么“不拉夫,不扰民,买卖公平,借东西归还”,什么“军民团结,抗战到底”……很快,村里人就摸清了这支部队的底细:他们是新四军,是打日本鬼子的。

      驻扎在附近西溪南的兵更奇怪,“整天说着不知道什么鸟语,军装破破烂烂的,有些还穿着老百姓的衣裳”。方云祥回忆说,这些讲鸟语的兵告诉他,他们来自福建宁德等地,“已经打了三年游击,现在改叫第六团了”。这支部队每天都在练刺杀,练瞄准,但很少练打枪,因为子弹实在太缺了,“不少人身上只有两三发子弹,有的连枪都没有,拿着梭镖大刀,嚷嚷着杀了鬼子后缴枪缴子弹。”

      江抗刚走,新江抗又冒出头来

      “闽东籍战士别看个子不大,打起鬼子却是骁勇善战,其中一个战士外号叫‘打不死’,浑身到处都中过枪,细数一下有36个枪孔”,在江苏常熟市,记者找到当年的新四军战士———87岁的施光华老人。

      1939年2月,周恩来指示新四军要“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立即对东进北上作出全面部署,要求叶飞和他所领导的第六团在东路地区(即常州至溧阳公路以东的无锡、江阴、苏州、上海郊区等地区)抗击日寇。

      根据陈毅的指示,六团以“江南抗日义勇军”(简称“江抗”)的名义出征,接着就是一连串的胜仗:

      5月底,“江抗”在江阴和无锡之间的黄土塘,与下乡扫荡的日军激战,毙伤数十人;

      6月底,叶飞率“江抗”夜袭苏州附近的浒墅关火车站,全歼日军警备队长山本等20多人,烧了车站,炸毁铁轨;

      “江抗”三路歼灭黄埭伪军一个中队30多人,使沪宁铁路运输中断3天;

       ……
      “江抗”从此威名远播。1939年10月,叶飞奉命率部西撤,六团作战参谋夏光等36名伤病员留在阳澄湖沙家浜一带的“后方医院”养伤。
施光华说,所谓的医院,其实就是芦苇荡里的几十条小木船,病床就是放在船舱里的门板,敌人一来就撤。

      1939年11月6日,伤病员和当地游击队又组成了“江南抗日义勇军东部司令部”,民间称之为“新江抗”,由夏光任司令。成立的第二天,“新江抗”就在常熟北桥伏击了下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