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指南 » 景区介绍 » 散文游记 » 正文

后来的花絮——范小青

2018-01-10    admin_sjb    查看:3128次
 

后来的花絮

范小青

    我是“春来沙家浜”征文大赛的评委之一,大赛结束后的一天,我父亲忽然当着大家的面对我说,你是一个大义灭亲的人。我吓了一跳,不知所指。接着父亲告诉大家,他也参加了这次大赛,用的是笔名,投稿后连水花也没见溅起一点点,就别说获什么二等奖三等奖了。父亲这个人向来爱开玩笑,碰到我这样的老实人,总是会把玩笑当真,我急了,说,不是我大义灭亲,是你自己大义灭亲,你参加征文赛,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父亲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却说,我一看到“沙家浜”三个字,就想起了你母亲,一想起你母亲,就想起了弗拉基米尔·伊利奇列宁,于是我就用了伊宁这个笔名。

我父母亲都是南通人,他们的相识相恋,肯定不是在沙家浜,确实地说,是在南通市中学堂街我母亲家的老屋里,与远在苏南常熟的这个水乡小镇一点关系也搭不上,他们也没有去过苏联,与列宁更无半点牵扯,但是父亲却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了。但是如果我可以沿着父亲的思绪走一走,我就会发现,在毫无关联的几件事情背后,是有着一个共同的词汇的,那就是:革命。

两个革命的青年,一个是我父亲,一个是我母亲,因为革命的理想和革命的浪漫主义,走到了一起,结成了夫妇。那时候两个革命的小知识分子谈得最多的就是弗拉基米尔·伊利奇列宁,那时候他们还不知道沙家浜,沙家浜是后来的事情,是艺术家的创造,但后来被创造出来的事情,也能后来居上,和先前的事情赶成了一趟,因为它们共同的背景是革命。

于是就出现了沙家浜——我母亲——伊宁,这样奇怪的组合,我仿佛看到我年轻的母亲,和她的女师的同学们一起走在游行的队伍里,她们一边喊着口号,一边听见调皮的男生骗她们说,手绢儿掉了。这时候我父亲参加了华大,正随着解放大军,走在苏北赶往苏南的路上,从地理方位上推测,从南通南下的队伍,那一天很可能途经了“沙家浜”。

我想我能够理解父亲看到“沙家浜”三个字,顷刻间就产生出的联想和感动。当然,一代人有一代人的回忆。当我们站在今天的沙家浜风景区修旧如旧的老街时,我们这一代人,心里浮泛起的是青少年时期乡间的那些苦涩而又甘甜的日子。我们在土灶上做饭,蹲在田头吞下大碗大碗的青菜米饭,或者没有青菜,几根腌萝卜条也咬得嘎喯香脆。一天的食量,放在今天吃三四天一星期都没问题,我自己就有过一顿吃下一斤米饭的记录。还觉得不算多,因为那是新米,见重,一斤饭也就两碗而已。所以那天当我们走过沙家浜老街的第一家小饭店,看到店里那些支支歪歪的木条凳,大家忍不住蜂拥而入坐了下去,吃面条吃馄饨,更是去重温久违了的乡村时光,寻找丢失在从前的朴素和单纯。果然,那位农村大嫂的面和馄饨做得实在朴素,朴素得尽是土气,就歪打正着地吻合了我们的情感所需。这样的精神需求,也许带了点矫情,但是在一个残酷激烈、大踏步向前走着的时代,少来一点点矫情也蛮温馨的。

对于我们这一代人来说,沙家浜还是一个重要的情节,那就是儿时样板戏的华美旋律和精致唱词,这些东西几乎刻骨铭心,以至于几十年过去,仍然一张嘴就能哼唱出来。你看在荆歌的文章里,在陶文瑜的文章里,都提到小时候唱《沙家浜》,也都提到一个女同学,好像商量好了来写的,只是不知他们各自的女同学,现在还都好吗?他们牵挂着她们,是不是该去找一找她们,有些事情,错过了就再也来不及了。

沙家浜,是革命往事的代名词,是情感寄托的着落点。沙家浜,让许多人回忆过去,让许多人重拾感动。许多新的事物,常常从回忆开始。“沙家浜”就是这样引导着我们,从回忆走进展望,从过去走向未来。<